少女视频哔哩哔哩免费,色狠狠色狠狠综合天天,色综合天天综合网国产成人网,日本在线观看

      長(cháng)江商報 > 張聰淵年薪979萬(wàn)為員工人均3.2萬(wàn)的306倍   華利集團凈利6年首降產(chǎn)能利用率承壓

      張聰淵年薪979萬(wàn)為員工人均3.2萬(wàn)的306倍   華利集團凈利6年首降產(chǎn)能利用率承壓

      2024-06-03 07:44:14 來(lái)源:長(cháng)江商報

      長(cháng)江商報消息 靠一年制造2億雙運動(dòng)鞋,耐克背后的“鞋王”張聰淵,成了不被外界所熟知的富豪。

      作為富豪榜上的?,張聰淵曾多次力壓郭臺銘,登頂中國臺灣首富。

      白手起家,22歲踏入制鞋領(lǐng)域,憑借機敏的商業(yè)頭腦,張聰淵打造了鞋業(yè)帝國,產(chǎn)業(yè)分布在中國以及海外的越南、多米尼加、緬甸及印度尼西亞等地。其實(shí)際控制的華利集團(300979.SZ)于2021年登陸A股市場(chǎng)。

      一直悶聲發(fā)大財的張聰淵近期招來(lái)爭議。2023年度,張聰淵薪酬979萬(wàn)元,較上年增加241.99萬(wàn)元。其兩個(gè)兒子、一個(gè)女兒的薪酬也明顯增加。但華利集團員工平均薪酬在下降,張聰淵薪酬是員工平均薪酬的306倍。

      歷經(jīng)連續5年高速增長(cháng)后,2023年度,華利集團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以下簡(jiǎn)稱(chēng)“凈利潤”)首次下降。

      是暫時(shí)性承壓,還是就此沉淪?

      低調的“鞋王”首富

      張聰淵是躲在全球鞋品牌背后悶聲發(fā)大財的“鞋王”。

      公開(kāi)資料顯示,1948年,張聰淵出生于中國臺灣省臺南市,20歲后開(kāi)始在云林一家鞋廠(chǎng)里做一名普通的管理人員。自此開(kāi)始,張聰淵已經(jīng)在鞋業(yè)領(lǐng)域深耕了55年。

      20世紀80年代,張聰淵開(kāi)起了第一家工廠(chǎng),名為宏福實(shí)業(yè)。這家小作坊式工廠(chǎng),就是華利集團的前身。

      20世紀90年代,張聰淵敏銳地意識到時(shí)代機遇來(lái)臨。他將工廠(chǎng)慢慢遷移到廣東中山,將企業(yè)的名稱(chēng)改為中山華利實(shí)業(yè),成為第一批臺商。

      張聰淵還與合作伙伴一起,投資創(chuàng )立了包括臺灣景新鞋業(yè)、廣州番禺興泰鞋業(yè)等鞋廠(chǎng),張聰淵擔任總經(jīng)理。

      1990年,張聰淵與合作伙伴在中國香港成立良興實(shí)業(yè),作為各鞋業(yè)公司在香港的總部。

      五年后,47歲的張聰淵帶領(lǐng)良興集團在港交所成功上市,開(kāi)啟了華利集團發(fā)展的新篇章。

      2013年,張聰淵收購新灃集團旗下的制鞋業(yè)務(wù),并開(kāi)始擔任華利集團多家子公司的董事、總經(jīng)理職位。

      與很多制鞋企業(yè)發(fā)展思路不同,從一開(kāi)始,張聰淵選擇的是專(zhuān)業(yè)制鞋,將品牌塑造、渠道開(kāi)拓、終端運營(yíng)等交給專(zhuān)業(yè)運營(yíng)商。這樣的模式,使得張聰淵能集中精力專(zhuān)注于制鞋。

      張聰淵當初的想法是,人工成本低廉,投入少,就能制造出大量的鞋,自己也不用去考慮銷(xiāo)售問(wèn)題。

      當時(shí),中國的制鞋企業(yè)不僅制鞋,還做運營(yíng)。在那個(gè)市場(chǎng)需求旺盛的年代,誕生了一批“鞋王”。比如貴人鳥(niǎo)創(chuàng )始人林天福、奧康皮鞋王振滔、安踏的丁世忠等。

      因為產(chǎn)量?jì)?yōu)勢,以及張聰淵對每一雙鞋的質(zhì)量都很上心,他獲得了包括耐克、阿迪達斯、匡威等知名運動(dòng)品牌的訂單。

      專(zhuān)注于一雙鞋,不斷引進(jìn)先進(jìn)設備、技術(shù),同時(shí)進(jìn)行自主研發(fā),張聰淵的制鞋技術(shù) 、工藝不斷提高,華利集團與耐克等全球知名品牌捆綁得更緊。

      張聰淵的財富快速增長(cháng),2021年,其以138億美元財富登頂中國臺灣首富;2022年,他以121億美元財富再登2022福布斯中國臺灣富豪榜首富。

      今年3月25日,胡潤研究院發(fā)布《2024胡潤全球富豪榜》,張聰淵以585億元財富位列榜單318位。

      董事長(cháng)加薪員工減薪

      依托制鞋產(chǎn)業(yè),張聰淵成了一代“鞋王”。但張聰淵的一些操作,也受到了市場(chǎng)質(zhì)疑。

      2021年,張聰淵實(shí)際控制的華利集團通過(guò)闖關(guān)IPO登陸A股市場(chǎng),成為市值一度超過(guò)1300億元的制鞋巨頭。

      華利集團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業(yè)。目前,張聰淵擔任公司董事長(cháng),其長(cháng)子張志邦擔任副董事長(cháng)、執行長(cháng);次子張育維擔任董事、副總經(jīng)理;長(cháng)女張文馨擔任董事、副總經(jīng)理。

      股權結構顯示,華利集團的控股股東俊耀集團持有公司84.85%的股權,其一致行動(dòng)人中山?jīng)啮钟泄?.63%的股權,二者合計持有公司87.48%的股權。

      張聰淵、周美月夫婦及張志邦、張育維、張文馨通過(guò)五家企業(yè),持有上述兩家公司各100%股權。因此,張聰淵一家五人為華利集團實(shí)際控制人。

      張聰淵家族高度控制的華利集團,在2023年度的薪酬變動(dòng)引發(fā)外界質(zhì)疑。

      2021年,張聰淵的薪酬為167.80萬(wàn)元,張志邦、張育維、張文馨的薪酬分別為0萬(wàn)元、349.18萬(wàn)元、184.40萬(wàn)元。

      當年,公司薪酬最高的是董事、總經(jīng)理劉淑絹,為475萬(wàn)元,副總經(jīng)理、董秘方玲玲次之,為460.94萬(wàn)元。

      2022年,上市第二年,董事長(cháng)張聰淵的薪酬猛增至737.01萬(wàn)元,張志邦的薪酬增長(cháng)至509.55萬(wàn)元,副總經(jīng)理、董秘方玲玲的薪酬則減少至150.23萬(wàn)元。

      2023年,張聰淵的薪酬繼續增長(cháng)至979萬(wàn)元,較上年增加241.99萬(wàn)元;張志邦、張文馨、張育維的薪酬較上年分別增長(cháng)363.69萬(wàn)元、222.59萬(wàn)元、119.64萬(wàn)元。

      當然,其他部分董監高的薪酬也有所增加,如董事、總經(jīng)理劉淑絹薪酬增加150.11萬(wàn)元;副董事長(cháng)、副總經(jīng)理徐敬宗薪酬增加了263.92萬(wàn)元。

      備受質(zhì)疑的是,張聰淵等主要高管薪酬明顯增加,而公司員工的平均薪酬在下降。

      2022年度,華利集團支付給職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為50.54億元,當年領(lǐng)取薪酬的員工(含董事長(cháng)張聰淵等董監高)154584人,員工平均薪酬為3.2693萬(wàn)元。到了2023年,公司支付給職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為49.89億元,較上年減少約0.65億元。當年,在公司領(lǐng)取薪酬的員工總數為156256人,較上年增加1642人,員工平均薪酬為3.1927萬(wàn)元,與上年相比,人均減少了766元。

      如果考慮張聰淵等高管薪酬增加因素,員工平均的薪酬將更低。

      2023年,張聰淵的薪酬是員工平均薪酬的306倍。

      員工平均薪酬不到3.2萬(wàn)元,足見(jiàn)張聰淵享受的勞動(dòng)成本之低。

      前五大客戶(hù)貢獻超80%營(yíng)收

      上市第三年,張聰淵及華利集團迎來(lái)了挑戰。

      2023年度,華利集團實(shí)現的營(yíng)業(yè)收入為201.14億元,同比下降2.21%;凈利潤32億元,同比下降0.86%。

      營(yíng)收凈利雙降,雖然降幅不大,但這是華利集團自2018年以來(lái)的首次雙降,且凈利潤也是2018年以來(lái)的首次下降。

      利潤表顯示,2023年,公司銷(xiāo)售費用、管理費用均有明顯減少,資產(chǎn)減值損失也較上年有所減少。

      華利集團主要從事運動(dòng)鞋的開(kāi)發(fā)設計、生產(chǎn)與銷(xiāo)售。對2023年的經(jīng)營(yíng)業(yè)績(jì),公司的說(shuō)法為,2022年下半年開(kāi)始,部分運動(dòng)品牌終端出現庫存積壓,從2022年第四季度開(kāi)始,部分運動(dòng)品牌通過(guò)削減運動(dòng)鞋采購訂單、促銷(xiāo)等方式降低庫存,對運動(dòng)鞋制造商的訂單造成不利影響。隨著(zhù)各運動(dòng)品牌庫存在2023年下半年逐步緩解,運動(dòng)鞋制造商的訂單從2023年第四季度開(kāi)始逐步復蘇。

      張聰淵及華利集團面臨兩大風(fēng)險。制鞋業(yè)是勞動(dòng)密集型產(chǎn)業(yè),張聰淵將主要生產(chǎn)基地選擇在越南和印度尼西亞,以享受低廉的用工成本和稅收優(yōu)惠。隨著(zhù)產(chǎn)業(yè)鏈的轉移,以及市場(chǎng)競爭加劇,公司能否持續享受低成本優(yōu)勢?

      從嚴格意義而言,張聰淵及華利集團是為知名品牌鞋業(yè)代工,如果沒(méi)有成本優(yōu)勢,門(mén)檻不高的代工地位隨時(shí)可能被取消。

      華利集團的客戶(hù)集中度較高。2023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戶(hù)銷(xiāo)售的收入占比達82.37%,其中,向第一大客戶(hù)銷(xiāo)售的收入占比達37.83%。招股說(shuō)明書(shū)顯示,2017年至2020年1—6月期間,華利集團前五名客戶(hù)為Nike、VF、Deckers、Puma、Columbi,其中,Nike為第一大客戶(hù)。

      張聰淵在推動(dòng)華利集團激進(jìn)擴產(chǎn)。2023年1月,華利集團完成收購英雄心國際有限公司100%股權,獲得越南永川年產(chǎn)約1000萬(wàn)雙運動(dòng)鞋的產(chǎn)能。公司還在印度尼西亞、緬甸建設新工廠(chǎng)。印尼兩期工廠(chǎng)預計產(chǎn)能合計5000萬(wàn)—6000萬(wàn)雙/年。未來(lái)3—5年,公司將在印尼及越南新建數個(gè)工廠(chǎng)。

      值得一提的是,華利集團的產(chǎn)能利用率逐年下降。2021年至2023年,公司產(chǎn)能利用率分別為95.88%、90.95%、86.66%。

      產(chǎn)能利用率下滑仍然大幅擴產(chǎn),張聰淵堅持的是什么邏輯?

      靠享受用工成本優(yōu)勢取得“鞋王”之位,張聰淵及華利集團的低成本之路還能走多遠?

      ●長(cháng)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責編:ZB

      長(cháng)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dòng)新聞
      長(cháng)江商報APP
      長(cháng)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