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视频哔哩哔哩免费,色狠狠色狠狠综合天天,色综合天天综合网国产成人网,日本在线观看

      長(cháng)江商報 > 中國瀕危旗艦物種保護現狀:大雪山最后的15只西黑冠長(cháng)臂猿

      中國瀕危旗艦物種保護現狀:大雪山最后的15只西黑冠長(cháng)臂猿

      2023-12-19 09:23:46 來(lái)源:長(cháng)江商報

      2023年7月底,由中山大學(xué)、長(cháng)江商報、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和永德縣林草局組成聯(lián)合科考隊,對大雪山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生存狀況進(jìn)行綜合考察。長(cháng)江商報公益隊員 王位 攝


      面帶憂(yōu)傷充滿(mǎn)警惕的兩只雄性西黑冠長(cháng)臂猿。

      (范朋飛團隊提供)


      一只懷掛幼崽的雌性成年長(cháng)臂猿在樹(shù)干上張望。

      (范朋飛團隊提供)


      中山大學(xué)范朋飛教授向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和永德縣林草局一行,介紹大雪山優(yōu)質(zhì)生態(tài)和生物多樣性情況。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記者 李彪 攝

      長(cháng)江商報消息 ●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記者 李璟 江楚雅 徐佳 發(fā)自云南永德

      嗚……噓……嗚噓嗚噓嗚嗚……

      每天早上,云南大雪山原始森林深處,這樣的猿鳴,從不間歇。

      就在今年7月底的一個(gè)清晨,我們在云南永德大雪山海拔2500多米的秘境,也聽(tīng)到了同樣的猿鳴。

      聲音在山谷間蕩漾開(kāi)來(lái),或輕松歡快,或急切悲愴,婉轉悠揚,清越剛健,如同天籟。它氣勢如虹,劃破長(cháng)空,向原始森林深處彌漫,在云霧繚繞的群山萬(wàn)仞之間經(jīng)久不絕。

      我們最初循聲搜尋,想一睹聲音主人的真容,卻無(wú)功而返。歷時(shí)6天后,在下山的前一天早上,終于在淘金河附近方圓約五公里處的樹(shù)冠上有了驚鴻一瞥:四只神出鬼沒(méi)的長(cháng)臂猿,在距離約150米遠的樹(shù)梢上迅速穿行,每一次跳躍都在10米左右,長(cháng)臂如鉤,眼睛精亮,攀抓敏捷,迅疾如風(fēng),發(fā)現我們的窺視逼近后,一只黑色的長(cháng)臂猿緊盯著(zhù)我們,它似乎有意暴露自己,從容掩護另一只懷抱幼崽的黃色雌猿先行通過(guò),僅僅一分鐘不到,它們就像精靈一樣從我們頭頂的樹(shù)冠上穿梭而過(guò),消失在如海洋般無(wú)邊無(wú)際的密林深處。

      它們,就是比大熊貓還要稀少和珍貴的——中國12種瀕危旗艦物種之一的滇西亞種西黑冠長(cháng)臂猿。據記者了解,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目前全球總數只有1000多只,而在中國境內,已發(fā)現的瀾滄江以西的滇西亞種只有15只左右,它們全部生活在云南永德大雪山國家自然保護區內。

      范朋飛,這次大雪山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科考隊的隊長(cháng),他向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記者介紹:“這個(gè)滇西亞種15只西黑冠長(cháng)臂猿如果保護不好就將面臨絕種,這種長(cháng)臂猿要到9歲—10歲才性成熟,條件允許的情況下4—6年才生一胎,繁衍極其脆弱,國家環(huán)保林草部門(mén)高度重視,瀕危之極,我也特別擔心!”

      作為中山大學(xué)生科院博士生導師和中國靈長(cháng)類(lèi)動(dòng)物研究的頂尖專(zhuān)家,范朋飛對大雪山的植被保護和生態(tài)環(huán)境贊不絕口,他向組織本次科考的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創(chuàng )始人姚海鷹表示:“作為國家瀕危旗艦物種,已經(jīng)監測到西黑冠長(cháng)臂猿在這里有10來(lái)年沒(méi)減少,這都仰仗于原始森林的生態(tài)保護和大雪山管護局的護佑之功啊!

      曾幾何時(shí),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甚至更早時(shí)候,這里是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快樂(lè )天堂,在大雪山山腳下的村落里,人們在后山隨處可見(jiàn)這種長(cháng)臂猿,它們是人類(lèi)的朋友,村民們稱(chēng)之為“黑猴”。村里老人說(shuō),黑猴悲鳴,會(huì )下雨或村中有人“老去”;黑猴歡嘯,則表示天會(huì )晴或出門(mén)的人有好運。

      曾幾何時(shí),西黑冠長(cháng)臂猿和大雪山的其他動(dòng)物一樣,被驚魂的槍聲、冰冷的暗箭和獸夾所侵害,這些殺戮和售賣(mài)的記憶深植于它們的血液基因,至今仍令它們對人類(lèi)缺少信任,以至于常常敬而遠之。

      應該是從20世紀90年代開(kāi)始,西黑冠長(cháng)臂猿就完全收起了自由天性和驕傲鋒芒,從低海拔處逐漸被迫向山頂處遷徙,最后隱身到大雪山海拔2500米左右人跡罕至的樹(shù)冠之上,從此過(guò)上了小心翼翼遠離人類(lèi)的生活。

      對此,永德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副局長(cháng)普增發(fā)告訴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記者:“即便是保護了這么多年,15只長(cháng)臂猿的棲身之地絕不是一座堅不可摧的城堡,時(shí)不時(shí)還有偷獵者進(jìn)山,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生存環(huán)境仍面臨威脅!

      不過(guò),令人倍感欣慰的是,在大雪山新監測到15只長(cháng)臂猿之外的獨猿或新家庭叫聲,初步判斷有可能是一個(gè)新群體,這使滇西亞種的繁殖種群數量增加成為可能。

      對此,中山大學(xué)博士生導師范朋飛在座談會(huì )上表示:“僅僅生態(tài)保護還不夠,社會(huì )各界和公益組織要更多地支持對大雪山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科研監測和保護,中山大學(xué)愿全力以赴!

      在12月8日調研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永康保護站時(shí),長(cháng)江商報董事長(cháng)、公益聯(lián)盟創(chuàng )始人姚海鷹表示:“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將攜手上市公司,在ESG治理的引領(lǐng)下,竭盡全力保護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為維護云南生物多樣性作貢獻!

      永德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局長(cháng)雷震表示:“我相信在中山大學(xué)范教授和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團隊的鼎力支持下,大雪山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種群和數量一定會(huì )有所增加!

      大雪山深處新增“孤獨”的猿啼

      “聽(tīng)見(jiàn)長(cháng)嘯聲,我立刻定住了,生怕我一動(dòng)就驚嚇到了它!”

      12月17日,當向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記者回憶起那個(gè)11月清晨耳邊突然傳來(lái)的一聲聲猿鳴時(shí),司軍海至今仍難掩內心的激動(dòng),他深知這個(gè)猿啼意味著(zhù)什么!

      他告訴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記者,盡管當時(shí)聲音離自己其實(shí)還挺遠,但是他仍不敢輕舉妄動(dòng),只是一邊循聲小心翼翼地前行,一邊四處張望著(zhù)試圖捕捉到聲音主人(長(cháng)臂猿)的身影!昂苓z憾,我沒(méi)有看到它,但這是我們好多年來(lái)第一次在大雪山這個(gè)區域監測到長(cháng)臂猿的叫聲!

      司軍海,一個(gè)不折不扣的叢林之子,他是永德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的一名資深巡護員,加入巡護隊已有16個(gè)年頭。2013年5月,他被派駐到烏木龍管護站,專(zhuān)門(mén)負責該片區域的巡護和對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監測。每隔幾天,他就會(huì )和隊員們交替進(jìn)山巡查,在山里一待就是好幾天。

      盡管與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相處10多年了,但司軍海對它們還是“既陌生又熟悉”,所以他認為中山大學(xué)和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那次進(jìn)山科考,在范朋飛教授的堅持和帶領(lǐng)下,能在6天里就親眼看到長(cháng)臂猿是一件“心誠則靈”的幸事。

      司軍海偶爾也能在清晨聽(tīng)到長(cháng)臂猿清脆的呼嘯山林,卻從未與它們有過(guò)近距離的接觸;幾年間好不容易能遠遠瞥見(jiàn)一眼,它們卻嗖的一下從樹(shù)冠上跑開(kāi),很快消失在叢林中了。

      “巡山護林最大的寬慰,莫過(guò)于感受到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存在,每次一聽(tīng)到、一看到它們,就像遇見(jiàn)久違的老朋友一樣,一整天心情都不一樣了!彼拒姾O蜷L(cháng)江商報公益記者表示。

      他向記者講述了他聽(tīng)到新發(fā)現長(cháng)臂猿叫聲的經(jīng)歷。今年11月14日早晨8時(shí)30分,已經(jīng)在保護區四十八道河片區巡查了近兩個(gè)小時(shí)的司軍海,終于聽(tīng)到一陣熟悉的猿鳴,這是他這次進(jìn)山第一次聽(tīng)到長(cháng)臂猿叫聲。然而,他明顯感覺(jué)這次的聲音與此前聽(tīng)到的并不一樣,司軍海頓時(shí)警覺(jué)地豎起了耳朵。憑借多年的經(jīng)驗,他很快判斷出叫聲并非來(lái)自一個(gè)家庭群的合唱,而是一只獨猿的鳴叫聲。

      “我的天吶,它叫了整整12分鐘!甭(tīng)著(zhù)長(cháng)臂猿的長(cháng)鳴,司軍海激動(dòng)不已,迅速記錄在了工作日志上。之后又經(jīng)過(guò)一天一夜的等待,直到第三天上午9時(shí)左右,那個(gè)令人期待的叫聲終于再次傳來(lái)!斑是它,這次叫了有將近9分鐘!”

      司軍海的激動(dòng)在于,這意味著(zhù)在15只長(cháng)臂猿之外,可能有了新的家庭或群落出現。

      司軍海帶下山的工作日志,令整個(gè)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沸騰了。在雷震局長(cháng)和普增發(fā)副局長(cháng)的重視安排下,接班的隊友一撥一撥進(jìn)山繼續監測找尋,可惜之后的一個(gè)多月里,那個(gè)叫聲再未響起。

      司軍海告訴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記者,他有一雙幸運的耳朵,2014年他也曾聽(tīng)到一次類(lèi)似叫聲,后經(jīng)科研監測,最終確認為一只獨猿。但后來(lái)調研發(fā)現,那只獨猿很可能已經(jīng)不在了,因此這次聽(tīng)到的叫聲,或許是來(lái)自一只新的獨猿。

      他告訴記者,他有把握從叫聲可以聽(tīng)出來(lái)是一只雄猿,大概位置在一片名叫木瓜地的原始森林里,這是保護區最新一次科考監測以來(lái),該區域第一次聽(tīng)到獨猿長(cháng)達10分鐘以上的叫聲。

      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數量或在增加?

      對于司軍海們的激動(dòng),普通人或許難以理解。但這只獨猿發(fā)出的叫聲,對中國瀕危旗艦物種的保護,對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生態(tài)保護卻意義非凡。

      大雪山保護區位于云南省臨滄市永德縣東部,總面積為17541公頃,2006年被列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在保護區里,不僅有國寶級旗艦瀕危動(dòng)物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綠孔雀等78種國家重點(diǎn)保護野生動(dòng)物,還有喜馬拉雅紅豆杉等64種國家重點(diǎn)保護野生植物。

      作為亞洲獨有的四大類(lèi)人猿之一,西黑冠長(cháng)臂猿是我國12種旗艦物種之一,它們的臂長(cháng)超過(guò)身高,橫越樹(shù)冠來(lái)去自如,動(dòng)作瀟灑,通過(guò)鳴叫發(fā)布警報交流感情。在全球總數僅約1200只,主要分布在越南北部、老撾和中國云南省無(wú)量山、哀牢山一帶。瀾滄江以西為何有西黑冠長(cháng)臂猿?在業(yè)界一直未有定論,范朋飛教授推測,這群長(cháng)臂猿可能是在瀾滄江改道時(shí)遷徙越江到了滇西大雪山。不過(guò),無(wú)論如何,在瀾湄流域生存了幾萬(wàn)年的生物包括智人,它們,他們和我們,都是瀾滄江和西南大地的子民。

      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記者了解到,西黑冠長(cháng)臂猿平均兩天鳴叫一次,通常由雄性發(fā)起,雌性附和,形成激動(dòng)鳴叫。一般一個(gè)家庭不超過(guò)9只,有一只成年雄性,一到兩只成年雌性和它們的后代。成年雌性3年產(chǎn)一崽,幼崽8到10歲性成熟后便會(huì )遷出出生群。

      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科研監測所四級主任科員李小平告訴記者,西黑冠長(cháng)臂猿已記錄共有4個(gè)亞種,包括哀牢山的指名亞種、無(wú)量山的景東亞種、老撾西北部的老撾亞種、瀾滄江以西的滇西亞種。永德大雪山發(fā)現的便是滇西亞種:“到目前為止,滇西亞種只有大雪山有15只,異常珍貴和瀕危!

      李小平介紹,根據保護區管護局2017年的長(cháng)期追蹤調查,大雪山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群體數量為3群1只獨猿,其中獨猿便是司軍海2014年聽(tīng)到的那只,目前10年過(guò)去了,應該已遷移或自然死亡。2023年,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再次啟動(dòng)調查,發(fā)現群體數量仍為3群,不過(guò)其中1群已改變活動(dòng)范圍,由淘金河片區遷移至天巖河片區。而天巖河片區還曾在2021年發(fā)現1只新的獨猿,因此目前該區域有1群1獨猿。

      這意味著(zhù),如果此次司軍海監聽(tīng)到的叫聲能確認為又一只獨猿,那么大雪山的群體數量將變?yōu)?群體2獨猿。這也表明了西黑冠長(cháng)臂猿滇西亞種群體數量正在呈現正增長(cháng)趨勢。

      “出現獨猿,就可能出現一個(gè)新家庭群,也意味著(zhù)這個(gè)種群有了繁殖增加的可能!贝笱┥絿壹壸匀槐Wo區管護局科研監測所副所長(cháng)羅斌向記者興奮表示,目前尚不能確定這只獨猿是否為新群體,也不排除它就是此前曾在天巖河片區監測到的那只。

      羅斌認為,因為與家庭群不一樣,獨猿存在更大范圍活動(dòng)和遷移的可能?蒲兴F已安排監測員24小時(shí)不間斷進(jìn)行監聽(tīng),并已計劃于明年開(kāi)展一次系統的科考調研,希望能有更多、更準確的調查結果。

      羅斌說(shuō):“無(wú)論如何,有新的聲音就是有新的希望,相信我們這么多年的堅守和工作沒(méi)有白干,我們最終的目的就是要保護它們,讓滇西亞種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數量越來(lái)越多!

      “天籟之音”不能成為當代絕唱

      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記者了解到,自1986年正式建立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以來(lái),永德大雪山生物資源就得到了有效保護,保護管理工作已經(jīng)取得了一定經(jīng)驗和長(cháng)足發(fā)展。

      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記者在現場(chǎng)看到,目前,保護區基礎設施已初具規模,并在自然保護管理、科學(xué)研究、宣傳教育和社區共管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保護區管護局副局長(cháng)普增發(fā)告訴記者,大雪山是目前云南省內珍稀重點(diǎn)保護動(dòng)物最多的地區之一,也是西黑冠長(cháng)臂猿滇西亞種、豚鹿等物種的集中分布地或唯一分布區,在中國生態(tài)環(huán)境領(lǐng)域具有極高的物種保護價(jià)值及棲息地保護價(jià)值。近年來(lái),保護區在珍稀物種保護方面下了不少功夫,但在技術(shù)、人才和資金方面依然存在不足。

      他今年7月召開(kāi)的2023中國永德瀕危動(dòng)物保護高峰論壇發(fā)言時(shí)表示:“大雪山承載著(zhù)永德的生態(tài)環(huán)境和人文環(huán)境,是生物多樣性的中國樣板,其中的西黑冠長(cháng)臂猿比永德青龍潭山的灰葉猴更加瀕危,希望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能讓西黑冠長(cháng)臂猿享受和灰葉猴一樣的公益保護待遇!

      就在今年7月,得知滇西亞種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保護現狀后,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創(chuàng )始人姚海鷹聯(lián)合中山大學(xué)博導范朋飛共同組成科考團隊奔赴永德調研,在永德縣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對大雪山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生態(tài)環(huán)境進(jìn)行了6天科考。中山大學(xué)瀕危動(dòng)物行為與保護實(shí)驗室,在范朋飛教授的主導下,還發(fā)布了《云南永德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種群調查報告》。

      經(jīng)與大雪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局多次座談與溝通,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決定,在前期永德灰葉猴公益保護項目的基礎上,將項目延伸擴大為“大黑小灰”公益項目,大黑即滇西亞種西黑冠長(cháng)臂猿,小灰即印支灰葉猴,全面加強對大雪山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保護。

      “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會(huì )持續激活資本市場(chǎng)的愛(ài)心和能量,全力以赴保護永德大雪山的西黑冠長(cháng)臂猿!币z棻硎,作為堅持社會(huì )責任和社會(huì )效益第一的主流媒體,長(cháng)江商報會(huì )聯(lián)手具有社會(huì )責任感和公益情懷的上市公司和企業(yè)家們,源源不斷為保護永德的瀕危野生動(dòng)物貢獻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為永德和大雪山自然保護區帶來(lái)了寶貴的專(zhuān)業(yè)人才和科考團隊。

      在2023中國永德瀕危動(dòng)物保護高峰論壇上,曾榮獲中國動(dòng)物保護協(xié)會(huì )“長(cháng)隆獎”的范朋飛教授,被聘為“永德縣瀕危動(dòng)物生態(tài)保護首席專(zhuān)家”和“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永德瀕危動(dòng)物生態(tài)保護首席科研顧問(wèn)”。

      范朋飛教授表示:“大雪山這塊一定要繼續加強巡護和監測,保護好西黑冠長(cháng)臂猿周邊的棲息地!”

      他認為,永德是滇西亞種種群和數量最多、最集中的地方,卻也僅有15只左右,因此保護工作迫在眉睫,刻不容緩。

      他說(shuō):“我相信在各級政府和職能部門(mén)的高度重視和協(xié)作下,在中山大學(xué)和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及公益資金的支持下,大雪山滇西亞種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種群一定會(huì )有持續恢復的希望!

      保護區管護局局長(cháng)雷震表示:“在中山大學(xué)、長(cháng)江商報公益聯(lián)盟和全社會(huì )的支持下,永德西黑冠長(cháng)臂猿的‘天籟之音’一定會(huì )繼續傳唱下去,絕不會(huì )在我們這代人手中成為‘絕唱’!

      唯愿千百年后,中國的生態(tài)之樹(shù)依舊萬(wàn)古長(cháng)青;祈愿永德大雪山深處的高亢猿鳴,終年經(jīng)久不息,代代相傳,響徹云霄。



      責編:ZB

      長(cháng)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dòng)新聞
      長(cháng)江商報APP
      長(cháng)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